這次回台灣是坐華航。以前都是坐新航或是長榮。坐新航的原因是因為以前女朋友喜歡坐新航,而且我自己也覺得新航的服務真的不錯,飛機也都很新。前幾個月回來坐長榮只是因為它便宜。坐長榮唯一(為什麼是「唯一」以後有機會再寫)的好處就是飛機上不會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人,清一色都是台灣同胞,然後很給他清切,到目的地還會放「望春風」,台味十足。坐中華和新航的話飛機上不免有一些轉機的外國朋友,坐新航的話大部分都是新加坡人或是印度人。坐華航的話就有很多越南人,也有很多印度人,因為好像接下來可以轉機到印度德里。

好啦,進入正題。這次回來的位子故意選在最後幾排靠窗的那排位子,因為是機尾內縮的關係,靠窗的位子一排只剩兩個,這樣只要人不滿的話,我旁邊沒坐人的機會就很大。果然我旁邊沒人劃位,一個人坐兩個人的位子,正要覺得的爽死的時候,坐在中間走道的一個印度老阿伯問我能不能坐我旁邊的位子。這時真的一整個囧,真的是很幹耶。好吧,他要坐我能說不讓他坐嗎?就站起來讓他坐進去了。

機歪的事就從此開始,他一坐定後,他的左腿就開始往我這邊伸,也就是雙腿張得開開的,硬往我這邊擠。一開始他碰到我的右腿時我還讓了一下,以為他是不小心碰到我。可是後來我發現他並沒有把他的腿收回去,而且在我移開一點後又繼續往我這邊靠。等於一直把我往走道擠。到最後我的腿真的是歪著擺,我真的是很火。跟他說你能不能把你的腿移回你自己的位子。他就把腿收回去了一點,可是不到幾分鐘,他又開始往我這邊擠。這次我就不讓,死都不移開我的右腿,誓死保衛我自己的空間。我不移後我感覺他還一直用力,真的是很不要臉耶。後來我有一點點睡著,醒來後發先他又把我擠開,我又變成斜著坐,真的是x到最高點。我把他叫醒,又跟他講了一次,請他把腿移回去。這次他是移回去了,可是他整個身體就往我這邊靠,也就是他變成斜著坐。他的左肩就壓著我的右肩。我真的就毫不客氣的擠回去。他安分了幾分鐘後,就把他的左腳整個翹在我和他中間的地方。我又一整個火大,跟他說請把他的腳放下來。

最後他可能也受不了我一直念,就回他的位子坐了。真的是.....害我都沒睡好。睏死了...最主要是他的腳好臭,一個白襪子已經穿到腳跟破了一個大洞,而且已經變成灰色的啦!

chenjac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