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ron Chair by Herman Miller

寫這篇的時間是九月二十一號,禮拜天晚上九點。上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正在聖地牙哥的旅館裡,一個人睡一張大床,轉著無聊的電視。

時光飛逝,已經上班一個禮拜了。九月十六號,第一天回到自己的base上班。我上班的時間是早上七點到下午四點,不過大概三點半就可以走人。我目前每天早上五點就起床了,真的是超早,這輩子還沒有早上那麼早起床過。起來的時候天都還是黑的,六點出門的時候剛好可以跟太陽公公說hello。超級痛苦的啦,一點也不喜歡這種上班時間,雖然下午三點半就可以回家,可是我寧可早上可以多睡一點阿。不過我想過一陣子應該可以晚一點點起床,因為我發現大家好像也都不是很早到,我每次到公司才六點半,以後可以晚一點出門。

雖然前一天在聖地牙哥已經拿到了badge,不過還沒有access,所以第一天就被關在門口外面,還打電話請上司來幫我開門。第一天當然就帶我參觀一下公司啦,介紹每一個實驗室,其實在interview那一天都走一圈過了,所以也還不算太陌生。等到八九點,大多數的人都來了,我的上司就帶我去見所有的同事。還蠻多人的,technician比engineer還要多,行政小姐只有三個,都是美國媽媽,也沒什麼好寫的。大部分都是白人和西裔朋友。英文不是母語的只有三個,我和兩個化工group的。我這一組裡面雖然有一個亞裔朋友,不過他是ABC,而且他父母也是ABC,所以一句中文也不會講...

我們這個base的主要是關於工程技術。底下有四個groups,化工、材料、廢氣,和我的group,applied technologies。我們這邊technician比engineer還要多,因為我們這邊要做很多測試和實驗,所以需要很多技師來setup實驗。technician他們是有工會的,理論上我們是不能碰那些實驗的器材,所有的測試也都需要由他們來操作。不過因為我這個group需要寫很多實驗步驟,而且都蠻複雜,他們有時候看不懂我們寫的,還是會來要我們過去協助一下。所以也還好啦,沒有那種很對立的感覺,大家都是朋友,我有問題他們也會教我。

禮拜二和禮拜三我都在看一些實驗器材的使用手冊,因為我們做的實驗需要用到很多數據採集記錄器(data logger),我們又用到很多不同的data logger,所以要看很多東西,不過懂了一個,其他的都差不了多少,裡面的programming也很簡單,都是圖形式的,拉來拉去就行。比較難的是數據採集後的分析和如何整理寫好報告,讓其他非技術部門的人可以瞭解。

禮拜四我開始到實驗室裡面實際操作其中一種data logger,我同事請一個technician幫我setup好,讓我可以玩。真的實驗室裡面的東西都要請他們來做才行。禮拜五一整天沒做到什麼事情,因為公司舉辦BBQ,快中午的時候每個group就開始煮東西。BBQ的目的是要跟一個同事告別,他被徵招去伊拉克了。聽說這已經是他第二次去伊拉克。他還說了一些感言,還蠻感動的。他說他很樂意去,因為他知道他去了,就可以讓一個年輕的美國大兵回來。他說他寧願他陣亡,也不要一個20歲剛出頭,才剛要享受人生的年輕人陣亡。不過我想他怎麼不想想他老婆和小孩咧?!最後他說他希望he can come back in piece AGAIN。不管怎樣,真的是很勇敢,跟他致敬!

講一下這一個禮拜的感想。一來看到辦公室還蠻興奮的,因為我一進辦公室,就注意到這邊每一個人都是坐Herman Miller的Aeron Chair阿。台灣一把要賣46,500元阿(介紹) 坐起來是還蠻舒服的,真的坐久了也沒有想站起來的感覺。我想公司也沒差吧,反正可以當開支報稅,而且一次買那麼多,一定很便宜。

再來一個感覺就是真的老外公司的氣氛跟以前在老中公司的氣氛很不一樣。之前就聽Lan說Ian同學去了老外公司,雖然拿高薪,可是每天過的都不是很開心,Ian說要不是每天回家有親愛老婆的溫暖支持,真的不知道怎麼待下去。現在我真的有一點這種感覺,雖然不是那麼的強烈,不過就是有一點點那種fu。或許以前在老中公司太久,大家同事都很親近,語言又相同,很有共鳴。這邊辦公室都超愛靜的,同事之間雖然也有互動,可是感覺就不是很合,吃飯的時候也不知道要講些什麼。也或許我才剛來吧,什麼也還不熟,也不能要求太多。慘咧,我又沒有高薪,每天也沒有親愛老婆的溫暖支持。真拍命...希望我能活下去

chenjac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