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RY SUMMONS

從台灣回來不久,就又收到要去做陪審團的信。他們算的還真準咧,離我上次去做陪審團的時間,剛好是一年多一點。規定是一年中至少要serve一次陪審員的義務。收到後我就丟在一邊,眼不見為淨,可是離6/16的日期越來越近,就越來越無法不去想到這檔事。

我有聽過很多人說,收到這個就丟掉就好,不用怕。他們的說法是說因為這個通知書是用平信寄來的,法院根本沒有證據證明你有收到這封通知書,也就是可以耍賴,就死賴你沒收到就好。聽起來也是蠻有道理的,不過...我有認識一個人,他就是每次收到就丟掉,可是有一次居然收到法院的傳票,要他去跟法官解釋為什麼都不回覆陪審團的通知書。可是那張傳票看起來很沒氣勢,是一張明信片。那張明信片的命運跟之前所有的jury summons一樣,被丟到垃圾桶。真的是太強了。可是後來真的還是什麼事也沒有。我心臟沒有那麼強,收到法院傳票我會挫賽...

昨天晚上真的是天人交戰,因為我也真的很想把這封通知書丟掉。這次是到Los Angeles市中心的刑事法庭,也就是面對的被告都是犯刑事罪的。感覺還蠻恐怖的咧。而且downtown那邊停車超難停的,要停在老遠,走過幾個街口,才能到法院。反正最後我還是拿起電話打去法院登記我可以出席。唉,沒guts啦!

去當陪審員的流程是這樣,被叫去不一定就可以像電影裡面演的那樣,坐在陪審員席當陪審員,開庭前要經過抽籤,抽籤看哪些人要去當那一庭的陪審員候選人。雙方律師再從這些候選人中選出雙方都同意的準陪審員。所以,我要耍白爛,如果看到被告是黑朋友,我就要虎爛說我被黑朋友欺負過,我很討厭黑朋友等等之類的。讓被告的律師把我踢出去,不過很怕以後在路上被那一個被告或是在場的黑朋友碰到就是了...

chenjac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